中国世界史研究70年

汪朝光

2019年09月10日17:09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的世界史学科从无到有,在党的领导和支持下建立发展。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世界史学科得到更大的发展,已成为与中国史和考古学并列的历史学三大一级学科之一。

一、中国特色世界史学科体系的形成

(一)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指导地位的确立

新中国的成立,为中国的学术发展开创了新的历史时期,其中具有统领性意义的,当为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指导下,建立了对历史的全新诠释体系,诸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阶级分析与阶级斗争、人民群众与帝王将相,等等,这些基本的历史关系、历史分析的概念和方法,成为史学研究的出发点。唯物史观对世界史研究指导作用的确立,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过程。

(二)世界史研究机构的设立和研究的组织实施

1964年,在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设立世界历史研究所(1977年改称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成为中国第一家以“世界历史”命名的、专事世界史研究的机构,并由此而确立了其在世界史学界独一无二的中心地位。

除世界史所外,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相关外国问题研究所,各省市的社会科学院,各级党政部门和军队系统的相关研究机构,尤其是各大学历史系,都有研究世界史的人员。

改革开放为世界史学科发展带来了极大推动力,新的变化是:世界史研究学术团体从无到有,数量众多,仅世界史所就主管着14个全国性世界史学会。他们通过组织多种形式的学术活动,进行学术交流,推动学术发展;世界史学术会议的举办由少到多,为研究者提供了发表见解、互相讨论的平台,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世界史研究课题制开始设立,大大激发了研究者的研究热情。以2018年为例,国家社科基金世界史学科立项重大项目12项、年度重点项目8项、年度一般项目52项、青年项目40项、西部项目8项、后期资助21项。

(三)高校世界史教育的发展与人才培养

1949年以后,全国各综合性高校历史系都建立了世界史教研室,进行系统的世界史教学与研究工作。改革开放以后,世界史教育得到了更大发展,形成了从大学本科到博士的全方位教育体系,高校也成为世界史研究的重镇。以教育部定期举行的学科评估为例,2017年的第四轮全国高校学科评估,世界史学科A+级为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A-级为首都师范大学、南开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东北师范大学的世界史学科被列入同年公布的“双一流”(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名单。世界史教育的大发展,为世界史研究奠定了人才之基。

(四)世界史成果的发表

1949年以后,世界史论著的出版,经历了由少到多、由窄到宽的过程,尤其是在1978年以后,世界史论著的出版数量众多,涉及到世界史各个领域,出现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大好局面。

论著出版之外,世界史研究成果发表的主要阵地是专业期刊。1978年,由世界历史研究所主办的专业期刊《世界历史》创刊,成为世界史研究论文发表的主要阵地。此外,各大学各省市社科院或社科联主办的学术期刊,也都发表一定数量的世界史论文。据不完全统计,1978-2008年,发表世界史论文2.4万篇,出版著作2300部。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网络传播的重要性日渐增长。1999年,由世界历史研究所主办的“中国世界史研究网”上线,现已成为中国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世界史网站。

唯物史观为世界史研究确立了指导思想,世界史教育为研究培育了人才,世界史研究机构和高校世界史教研室的设立为研究构建了研究体系和队伍,世界史成果的发表使研究得以发声并扩大影响。所有这些相叠加,形成为颇具特色的中国世界史学科体系。

二、世界史研究的主要成就

(一)通史型研究的引领作用

通史在历史研究中具有引领作用,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导的世界史研究,也需要通过通史论著,为世界史构建基本的框架结构,从而有利于具体个案研究的开展。这方面的主要成果有:

周一良、吴于廑主编的《世界通史》(1962年),叙述了从远古到1917年十月革命期间的世界史,以社会形态演变为论述中心,用了相当篇幅论述亚非拉国家的历史,体例合理,逻辑连贯,处理史事简明扼要,写作文字简练可读,既是中国世界史学科的奠基之作,也是中国世界史研究的经典之作。

1978年以后,世界通史研究更为繁荣,出版的各类通史著作甚多,其中较有影响的是两部著作,一为吴于廑、齐世荣主编的《世界史》(1992-1994年),一为齐世荣主编的《世界史》(2006年),这两套书都体现了从纵向到横向的整体世界史观,既论政治、军事、外交,也论经济、文化、社会,并适当纳入了中国史的内容,视野更为开阔,内容更为丰富,代表了中国世界通史研究的新高度,也是目前比较流行的世界通史教学用书。

2011年,由世界历史研究所主持编纂、武寅担任总主编的《世界历史》出版,成为世界通史研究中最具代表性的成果。该书共8卷39册,以专题史的形式呈现,分为“理论与方法”、“经济发展”、“政治制度”、“民族与宗教”、“战争与和平”、“国际关系”、“思想文化”、“中国与世界”八个专题,纵横交织,点面结合,既重深度,亦具广度,注重分析,注重综合研究和前沿研究,注重跨学科方法,还特设“中国与世界”主题,从历史的角度,论述世界认知中的中国和中国认知中的世界。

(二)国别史研究的经世意义

国别史研究涵盖了世界各国,其中以对欧美主要国家的研究居多,因其社会需要更迫切,对这些国家的研究更能发挥史学经世致用的功能。

1.美国史

美国史研究成果丰硕,构成了殖民时期、独立时期、内战时期、两次大战时期、战后时期直至当下的全时段研究。通史以刘绪贻、杨生茂主编的6卷本《美国通史》(2002年)为代表作,专史研究数量众多,异彩纷呈,各擅其长。

2.英国史

英国史是国别史研究中成果较多者,通史论著前有1988年蒋孟引主编的《英国史》,最新成果有2016年钱乘旦主编的6卷本《英国通史》。英国专史研究亦较为深入,对英国封建社会和政治制度的研究都有不少成果。

3.法国史

法国史是国别史研究的重要一环。通史著作有张芝联主编的《法国通史》(1989年)、吕一民的《法国通史》(2002年)等。对不同时期的法国史也都有研究,其中尤以法国大革命史较受关注。

4.德国史

德国史研究大体始自1978年以后,通史论著多半出版在2000年以后,最新成果为邢来顺、吴友法主编的6卷本《德国通史》(2019年)。

5.苏联(俄国)史

改革开放以后,苏联(俄国)史研究得到大发展,通史著作有陈之骅主编《苏联史纲1917-1937、1953-1964》(1991、1996年)、陈之骅、吴恩远、马龙闪主编《苏联兴亡史纲》(2004年)、张建华《俄国史》(2004年)等,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经验教训,也是中国学者关注的重点。

6.日本史

日本是中国的近邻,一直是学界关注的研究主题之一,主要成果有万峰《日本近代史》(1978年),吴廷缪主编《日本史》(1994年)、王仲涛、汤重南《日本史》(2008年)等。对明治维新等专题史的研究也较多。

(三)专题史研究的深入拓展

专题史研究在世界史研究中占据着重要地位。专题史通过对特定领域的研究,可以跳出国别史研究以地域为中心而“画地为牢”的局限性,从更长程、更广阔的时空层面,反映世界历史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专题史研究可谓四处开花,无所不在,政治、外交、经济、社会、思想史,这些过去已有研究的主题,有新的开拓;冷战、环境、城市、人口、海洋、妇女史,这些过去较少研究的主题,被填补空白。以二战史研究为例。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战争)与中国密切相关,中国抗日战争是二战的一部分,中国战场是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故为学界所关注。中国的二战史研究自始即表现出鲜明特色,强调东方战场尤其是其中中国战场的作用,强调人民抵抗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正义性及其意义。军科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编著的5卷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史》(1995-1999年),分阶段论述了二战史的全过程。对于过去众说纷纭的二战史起源问题,该著将其分为两个起源地,从而形成两个起始点,东方战场以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揭幕,西方战场以1939年纳粹德国入侵波兰为开端,较好地解决了有关战争起始点问题的争执,也基本得到了学界的认可。

三、世界史研究的中国论题

中国的世界史研究,就其学术实践和人文关怀而言,本质还在于使中国人对世界史的连续性、多样性、复杂性有全面的、深入的、正确的认知,从而建立通达、包容、积极的世界史观,因此,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确立中国论题,提出中国看法,诚为中国学者不能不考虑的根本问题。这绝不是将世界史的事实,扭曲为中国式的解读,而是由中国学者的主体性出发,以世界性的观照,提出自己对世界史的独创看法。

早在20世纪60年代,吴于廑就提出了对“欧洲中心论”的系统批评。在改革开放时代更广阔的背景下,吴于廑对“欧洲中心论”又做出了总结性回应,提出了“从分散到整体”的世界历史观,这是基于马克思的“世界历史”论述并且对全球史观有所回应而又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论断。吴于廑认为,纵向看,世界历史“是指人类物质生产史上不同生产方式的演变和由此引起的不同社会形态的更迭”,表现为不同民族和国家历史演变的多样性和世界历史的统一性;横向看,世界历史“是指历史由各地区间的相互闭塞到逐步开放,由彼此分散到逐步联系密切,终于发展成为整体的世界历史这一客观过程”。因此,“既然历史在不断的纵向和横向发展中已经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成为世界历史,那么,研究世界历史就必须以世界为一全局,考察它怎样由相互闭塞发展为密切联系,由分散演变为整体的全部历程,这个全部历程就是世界历史。”

吴于廑的“从分散到整体”的世界历史观,既是对“欧洲中心论”的批判,也回应了世界史的国际研究前沿如全球史论述,代表了中国学者提出世界史研究的中国论题并以中国学者的主体性而发声的新高度。

四、世界史学科的发展前瞻

2018年5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讲话中提出,“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世界历史的思想”,“我们要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审视当今世界发展趋势和面临的重大问题”。2019年1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贺信中,要求历史研究工作者“着力提高研究水平和创新能力,推动相关历史学科融合发展,总结历史经验,揭示历史规律,把握历史趋势,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这为我们推动和发展世界史研究指明了方向和路径。

当下的世界史研究,具备了前人所不具有的大好机遇和良好条件,如知名学者的引领、中年专家的进取、青年人才的加入、经费的支持、交流的活跃、资料的获取,等等。世界史研究空前活跃,观察世界历史的视角从过去的单一转向多元,从上层转向下层;研究主题丰富多样、无所不包,几乎不再有不能被研究的主题;研究的方法和手段多种多样,除了传统历史学研究方法之外,人类学、社会学、统计学、心理学、法学、经济学乃至自然科学诸学科的研究方法都被运用在历史研究中,形成为跨学科研究;历史写作不只重叙述,而更重问题的分析,结论也不单是通过论证而得到的固定不移的定论,而是对历史具有多重面相的阐释。

(作者系中国历史研究院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

(责编:张莉)